inochi

【WonderSteve】In Another Lifetime

happyouo:

#Steve Trevor/Diana Prince
#現代AU
#也許沒那麼AU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這一對小情侶實在太美好了,看完電影失魂落魄,我只是為了想讓自己振作一點而寫(꒦ິ_꒦ີ)

+++

Steve不知道自己是撞了什麼大運,讓他認識了Diana Prince。也許他前世曾有什麼了不起的豐功偉業,像是拯救了世界?

不然他真的想不透像Diana這樣完美的女性為什麼會喜歡他,他只是個冰淇淋車小販。

遇見Diana是在6個月前,Steve開著繪有彩色冰淇淋圖樣的改裝貨車開始經營冰淇淋攤車生意不久,路過的Diana買了一球香草冰淇淋,為他慘淡的生意帶來一絲曙光的時候—

「Steve?」她沒有接過Steve盛好的餅乾甜筒。

「我們認識嗎?」如果他認識這個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他一定不可能不記得。

「所以你真的是Steve?」

Steve大笑。

「我確實就叫Steve,通俗的大眾名,猜的不錯。Steve Trevor,初次見面。作為見面禮,送妳一球草莓冰淇淋怎麼樣?」

Diana雙眼眨也不眨,又是震驚又是遲疑的看著他。

「怎麼了嗎?」Steve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確認一下自己臉上是否哪裡不對勁。

「你是個男人。」Diana的嘴角忍著笑意。

Steve再次大笑。她真有趣。

「我看起來不像嗎?」

+++

Diana時常來光顧Steve的小攤車,此時Steve的手作冰淇淋已在這一帶打響了名號,生意蒸蒸日上,等他賺到了一些錢,他開口約Diana出去約會。

在開口之前他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幹練的Diana看起來非富即貴,恐怕是看不上他這種平凡又收入不穩定的窮小子,然而Diana不僅答應了,還笑得非常開心,笑容奪目耀眼。

Steve雖然是主動邀約的那一個,Diana卻是在他們的約會中更積極的那一個。

她主動牽起他的手,帶他去Old Fashion的酒吧跳舞,慢板的抒情老歌搭配緩慢的舞步,不需要什麼舞蹈技巧,他們只是靠的很近,輕柔的搖擺著。

從頭到尾,Diana都用那種難以言喻地—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他,就像她找到了生命中最珍視的寶物。他們才認識不久,這樣的眼神會是給他的嗎?

「妳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開心?」Steve詢問他懷中的Diana,她的笑容一直沒有掉下來過。

「你不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Diana的雙手溫柔地撫上了他的臉龐,像是要好好看看他,永遠記住他。

「哇喔。我⋯我以為像妳這樣美好的人肯定有絡繹不絕的追求者。」Steve感到受寵若驚。

「是啊。但他們都不是我在等待的那個人。」

Steve一手摀住了臉,要是讓Diana發現自己一個大男人因為她的情話滿面通紅就太羞恥了。

+++

他們迅速地墜入愛河。接著,Diana搬進了他的小公寓。

Diana的工作很自由,她是個古董收購商,卻堅守著一般上班族的作息。

早上起床後一定要和Steve在家裡吃早餐,在餐桌上看報紙,然後出門工作。

喔,漏了說,出門之前交換一兩個親吻。

Diana是個率真的人,直來直往、心直口快,雖然她的外貌給人成熟穩重的印象,在Steve面前卻像個小女孩般的大笑大鬧。

她在Steve面前純真的毫無保留,然而Steve曾當過兵的直覺告訴他,Diana是個神秘的女人,過去肯定有一段無人能觸及的故事。無人能觸及,包括自己。

但是Steve不在意,他和Diana在一起很快樂,他們都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

他們一起生活已經有4個月了,Steve一天比一天更想一直抱著Diana永遠不放手,明明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在一起,卻總是覺得不夠。

這天早晨他們一同從睡夢中醒來,在被窩裡緊緊倚靠著彼此赤裸的身軀,貪婪攝取著彼此的體溫,沒有人想先離開。

Steve嘆息道,為此刻的幸福有感而發:「真希望我們有更多時間⋯」

Diana在他的耳邊抽氣。

「Diana?」她泫然欲泣,此前她從未在他面前展露傷心,她看起來是如此絕望,總是大笑的她不該擁有這樣消極的情緒。

「我說錯了什麼嗎?」Steve驚慌的抹去她的淚水,感到束手無策。

Diana破涕為笑,緊緊抓著他的手。

「什麼也沒有。我只是⋯我認為我們該給自己放一天假,就這樣賴在床上什麼也不做,給我們自己“更多時間”。」

答案盡在不言中,Steve以吻代為同意。

結果這一天假期他們除了賴床,還一起去了超市採買食材回來做飯,午飯後Steve試做了兩種新研發的冰淇淋口味讓Diana試吃,Diana給予最高評價,她興奮的大喊:

「太美好了。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帶著一抹就連太陽也自愧不如的閃耀笑容。

「我決定去賣冰淇淋就是為了看到這樣的笑容。」Steve笑說「其實我沒有特別喜歡冰淇淋,但我曾在車站外看到許多吃著攤車冰淇淋的人們露出幸福的笑容,促使我走上這條路。今天一切都值得了。」Steve不知道自己的笑容也深深撼動著Diana。

最後廚房被他們弄得一團糟,溶化的冰淇淋到處都是,Steve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新口味是不是真的成功,因為他難以分辨那是冰淇淋的味道?還是Diana的吻⋯

+++

Steve的冰淇淋車人氣直升,生意越來越好,他時常忙不過來,但也都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平淡的忙碌著。

然而Diana第一次來幫忙就發生了特殊狀況。

「不許動!把現金全部交出來!敢耍花招我就開槍了!」蒙面歹徒在Steve眼前晃著槍口。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冰淇淋車是不是有點蠢啊⋯Steve嘆息著,隨即想起Diana也這裡而心臟揪緊。為什麼偏偏選這一天⋯好險Diana人正好在小貨車裡的死角,Steve微微轉身試圖遮蔽歹徒的視線,用眼神暗示Diana不要出來,同時把雙手舉起來呈投降姿態。

「我叫你把現金交出來!就現在!」

Steve佯裝著顫抖,緩慢打開收銀機的同時視線快速在歹徒身上來回,尋找突破口。歹徒突然暴怒了,槍口敲在Steve的太陽穴上。

「我說不准耍花招!你以為我不敢開槍——啊!」一聲慘叫,歹徒手上的那把槍掉落在地,Steve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響,再一聲重擊,對方倒地不起。

「⋯Diana!?!?」

+++

「所以,妳是⋯抱歉再說一次?」

「來自天堂島的公主Diana,希波呂忒女王之女,宙斯之女。」

「所以我⋯正在跟天神約會⋯?」

「在這裡⋯我只是Diana Prince。」

+++

Steve歇斯底里完了冷靜下來之後,他知道Diana是對的,無論她來自何方,都是他的Diana。他們之間的感情才是真實的。

+++

直到他意外在Diana的辦公室發現一張古老的相片。

這是他第一次踏進Diana的辦公室,他就知道第一次肯定是會出什麼差錯的。

Diana去茶水間取咖啡,Steve正襟危坐,不敢觸碰任何一件物品,就怕打碎了價值連城的古董收藏。因此他注意到辦公桌下的可疑皮箱,刻印著韋恩企業。

Steve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鬼使神差地打開了它,他明明打定主意不碰房間內的任何物品。

他在黑白相片中看見了容貌絲毫未改變的Diana,如今她的眼神柔和多了。

然後他看見了—自己。

不,這不是他,不可能是他。唯一的可能性只有——

「Steve!」Diana衝上前,手中兩個馬克杯落在地上應聲碎裂。

「這就是妳找上我的原因?因為我長得跟他很像?」Steve拍開Diana的手,發現自己就連聲音都在顫抖。

「不是的⋯」

「不是嗎!?我長得和他幾乎一模一樣!一瞬間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喪失了記憶,忘記了與妳的過去。但這是不可能的⋯這張照片很明顯是一戰年代,沒有人能不改容貌存活至今,除了妳。」突然這一切都說得通了,像Diana這樣完美的人,一個天神,怎麼會看上他呢?

「妳一直在等待一個和他相像的男人出現,而不是等待一個讓妳心動的人⋯」

「Steve!你就是他啊!他就是你!我等待的是你,我愛你!」Diana大喊道,早已淚流滿面。

「我不是他!我不是!」Steve大手一揮,失手砸碎了他身旁的古董瓷器,他沒有心力去關心這個了。

「你是Steve Travor!也許這世上還有數千人跟你同名同姓,但沒有一個Steve Travor能與你的長相和個性都一模一樣!那些你曾對我說過的話,如今你也一字不差的對我說了,你還不懂嗎?」Diana試圖上前觸碰Steve卻被推開。

「妳要我相信我是他的轉世?這是不可能的!世上沒有這種事!」

Diana從激動中安靜下來,看起來精疲力竭。

「在我遇見你之前,我也以為這是不可能的。」Diana輕聲說。

「Steve,你相信我是神祇,相信我的父親是人類心目中的虛構神化人物,卻不願相信他就是你?」

Steve頹然倒塌在椅子上,方才的爆發同樣彷彿抽乾了他的靈魂。

「我不知道⋯妳要我怎麼⋯我真的不知道。」

Diana在椅子旁蹲下來,伸出手小心試探。不知道Steve是同意讓她觸碰,還是只是累的無法反抗,Diana握住Steve的雙手。

「無論如何,請相信我愛你。我愛的是你,無論形體。」

+++

Steve以為Diana會搬出公寓,她不僅沒有搬出去,還維持著和過去相同的作息。

一起吃早餐,看報紙,出門上班。

喔,漏了說,例行的吻別沒能如昔進行,Steve拒絕。

為了讓Steve自在一些,Diana自覺地帶著枕頭睡到沙發上去。但Steve的紳士風範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他眼皮底下,他打開房門咳嗽了幾聲。

Diana趴在沙發上單手托著頭,風情萬種地對Steve微笑。

「怎麼了嗎?」

「咳咳咳咳!」Steve甩了甩頭暗示Diana進房。但沒有抱抱,對,他拒絕抱抱。

+++

幾天後,Steve一個人從床上醒來,迷糊地環視四周後驚跳起來。

Diana!她終於決定離開了嗎?

慌亂的衝出房門,Diana正坐在餐桌邊爲吐司抹上果醬。

「早安,來點熱茶嗎?」她微笑,就像每個早晨一樣。即使前幾天Steve都沒理會她,Diana也持續和Steve說話。

「我被妳的堅持不懈折服了。」Steve慢悠悠的走向餐桌,在Diana對面坐下。他撓了撓剛睡醒的亂髮,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他好想念她。

「我有我的信念。」Diana笑說,Steve重新和她說話的喜悅全寫在臉上。

「我喜歡這句話。」Steve懶懶的說,接過Diana遞來的吐司。

「我知道。這句話是你告訴我的。」

氣氛頓時宛如結凍般變得僵硬。

「我相信妳。」Steve被她打敗了「我相信妳愛的是我,我現在就只能接受這麼多。」

「這就夠了。」Diana笑了。泫然欲泣的笑容如此矛盾,卻又如此美麗。

+++

「今天熱死人了。」Steve埋怨道。他收拾了早餐的盤子準備出門。

「熱不會殺死人,邪惡才會。」Diana跟在Steve身後把空茶杯放進水槽。

「但炎熱會令人心情浮躁,心情浮躁的人容易衝動做出邪惡的事。」Steve哈哈笑。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你,冰淇淋車先生。」Diana湊上來親吻他「至於那些連冰淇淋都治不了心情浮躁的人,就交給我吧。」Diana露齒而笑。

「那好吧,準備出門!我拯救今天,妳拯救世界。」

THE END

如果三剑客一起直播了(加长版)

_万分温暖:

感谢大家喜欢,又增加了一些内容,在黑体之后。以后有梗了也会继续加长加粗,欢迎大家投喂问题和脑洞。




————




马龙:“开始了吗?”


张继科:“来吧,拿许昕手机。”


许昕:“为什么拿我手机啊?”


张继科:“我手机得留着自己玩啊。”


许昕:“那拿龙队的啊。”


马龙:“就用你的,别墨迹了。”


许昕:“烦,你俩烦透了。”


马龙:“怎么只有许昕的脸啊,横过来摆吧。”


张继科:“龙这样不行,显脸大,得倒个个儿。”


许昕:“哇你什么时候学会找角度的。”


张继科:“我什么角度都行,还不是为了照顾你。”


马龙:“别吵,看看人来了没有。”


许昕:“得来了吧,没弹幕啊,弹幕怎么开啊。”


张继科:“来人没啊,有人吗,啊?大家好啊,大家好大家好。”


马龙:“哇这个字幕太多了我看不到人了。”


张继科:“刷慢点啊,龙看不到了。”


许昕:“你俩确定要我坐中间?”


张继科:“你就坐中间呗。有人了没?我们来直播了,有没要问的?没要问的?这许昕的号,你们别刷礼物了,要刷刷三份我让他回头分。”


许昕:“你们别送了我这里面车还好几十辆。”


马龙:“什么车?什么礼物?啊,有人送黄瓜。”


三剑客挨在桌前,马龙并腿正襟危坐,许昕叉着腿一脚踩在椅子上,张继科瘫着。桌上的手机屏幕里挤着三个脑袋。


前几天刘国梁说:“听说你们最近都在直播,是哇,特别是继科,是哇,怎么玩的啊?”


马龙:“刘指,继科他没耽误训练。”


刘国梁:“哎呀没怪他的啊,是哇,许昕也在玩啊?你们三个一起啊,别一个个来啊,展现一下我们团队的精气神,是哇。”


张继科:“……”


许昕:“……”


刘国梁:“不要老是这样死气沉沉的嘛,拿了冠军可以适当快乐几天,是哇,不然你还想什么时候快乐啊,来,这个马龙啊,你带他俩一起做个直播,好哇?”


马龙:“我不会啊。”


刘国梁:“那你让继科教你嘛,是哇,三次创业,就要各方面创新,是哇,体现一下我们的凝聚力,展示出乒乓球队的精神,好哇?就交给你了啊。”


于是有了这次的直播。


马龙:“继科你说点什么?”


张继科:“不知道说什么,许昕你唱个歌吧。”


许昕:“我唱歌要很专业的,这样不行,不严肃。”


马龙:“那我来唱吧。”


张继科:“我看看有没人提问啊,你们快提问啊,快点,马上,立刻。”


马龙:“???”


许昕:“等下,这里有人问,去不去成都?我们都去吧,应该?”


张继科:“我不想去啊,不然我去打双打好了,我就躲后面。”


马龙:“不要这样,好像是我和你配双打。”


张继科:“真的?那我就去,好久没和马龙配双打了。”


许昕:“这个,这个我们说了不算,还要等名单,他俩刚才什么也没说。跟你们说,不和我配双打就没法赢,懂不懂。”


张继科:“有人问方博还活着吗,许昕,这个是问你的吧?”


许昕:“方博半死不活吧,他现在跑没影了,基本就是个死人了。”


马龙:“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对,马龙最近也在读诗,我前两天刚借他一本书。”


马龙:“其实方博,方博这个,我们都没有很在意,就许昕比较小心眼,一直想给他怼回去。”


许昕:“不是,他没惹你你肯定这么说啊,他说我瞎啊,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张继科:“你那瞎不瞎也差不多……”


许昕:“老张你搞我干嘛?我以为我们一个战线的啊,我近视但我审美没问题啊,你看你。”


马龙:“继科审美有问题吗?”


张继科:“有吗?”


许昕:“……?”


马龙:“他审美挺好的啊,哦,我看字幕都说他蓝鞋,蓝鞋是李宁一起买的啊,我也有的。”


许昕:“我没有。”


张继科:“那你审美有问题你别说话。”


许昕:“……?”


马龙:“哈哈哈,他们都说你和方博是CP,前两天不是有人说CP就是夫妻的意思吗?”


许昕:“可拉倒吧,那我眼睛是真瞎了。方博也就身高能跟姚彦比一下。”


张继科:“他俩要是夫妻就好了,双双开除。”


许昕:“张继科我跟你说近期我都不会和你打双打了,等着双打被虐吧。”


马龙:“那你先保证明天训练的安全吧。”


许昕:“跟你们说,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善良啊,我真的可以搞你们啊。”


张继科:“你来搞啊,就怕你不来。”


马龙:“哎你们两个人好吵,待会关了直播再打,有人问龙队你打得过刘指导吗?为什么最近都问打不打得过他?”


许昕:“上次继科说让他八个球都行,我说那只能多不能少。”


马龙:“那我再让不是直接送赛点了,刘指导,刘指导应该还是能打得过的。”


许昕:“弹幕有人说你以前说打谁都没把握,哈哈哈哈。”


马龙:“是有点没把握,但是刘指导应该没问题,他人肉发球机?啊,他也就能发球了。”


张继科:“跑不动,跑得比许昕还慢。”


许昕:“你过来,我们立马跑一下比比看。”


马龙:“刘指导会不会看直播啊?”


许昕:“肯定不会,我上次看到有个刘国梁送小黄瓜,吓我一跳,后来问一下是假的,他肯定不会玩这个。”


马龙:“等下,我好像看到了,孔……”


张继科:“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个小黄瓜。我操……”


许昕:“这肯定假的假的,孔指那要是送肯定不是就送个小黄瓜,多磕馋,他要送肯定送个车。”


马龙:“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辆兰博基尼……”


许昕:“啊?怎么卡了?这个网不行啊,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刚才串房间了?怎么回事啊?”


张继科:“怎么都没东西了?人呢?人都去哪了?看不到啊,看不到,没东西看不到,要不要重新登录啊?大蟒你重新登陆一下。”


马龙:“……”


许昕:“没看到孔令辉了,多半是假的,我估计,我那么一猜测。”


马龙:“你赶紧把兰博基尼给人退回去,罪证。”


张继科:“没事,反正是许昕收的,跟我俩没关系。我看看还问什么啊,女队谁好看?你们怎么整天问这个啊,都差不多我觉得。”


许昕:“你们不要整天问谁最好看,肤浅,你可以问谁打得最好,然后我们就可以说自己去看比赛。”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方博说打乒乓球的女的都不好看?他瞎说,他这一看就是没被削过。”


许昕:“他被削过,削完了还敢瞎说,很执着。”


马龙:“其实我觉得,可能要按我来说,我觉得继科小时候特别好看,跟女孩子一样好看,很白净。”


张继科:“……”


马龙:“你们可以去看以前的比赛,如果能找到录像的话,真的,继科他这个……”


张继科:“我们可以聊点其它的,龙。”


许昕:“哈哈哈哈,我跟你们说,老张有次跟我说觉得自己不够Man然后就去美黑哈哈哈哈哈。”


马龙:“其实我觉得继科一直挺Man的。”


许昕:“他就是想要有压倒性优势。”


马龙:“什么?”


许昕:“压,倒,性,优势。”


张继科:“许昕你脑袋快掉了。”


马龙:“啊,我们这个一会儿讨论一下。这个,战术问题,继科啊。”


张继科:“许昕他要不是现在唯一的直板,他都活不到这么大你们知道吗?有时候我们要搞许昕,刘指都说你们要看在直板的面子上放过他。”


许昕:“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他不是都主动要怼我?”


马龙:“你那是活该。好了先看下这边,刷太快了,慢点啊,怎么嫁给继科?这个问题,你们不要老是想这些问题。”


张继科:“事情都是讲缘分,有缘再说吧。”


许昕:“老张好像说过也有可能和粉丝结婚。”


马龙:“我觉得,可能继科现在,心思主要还是在打球上,可能这个要再放一放。”


许昕:“他前两天才说要休息。”


马龙:“我觉得继科这个休息也要专心休息,我觉得球迷这个喜爱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这个……”


张继科:“其实我们队很多小伙子都很好,比如方博,大家下次可以问下怎么嫁方博。”


许昕:“她们都说不要哈哈哈哈哈哈,等下,我截个图啊,我截个图发给方博,哈哈哈哈。”


张继科:“问嫁给马龙的这个也是一样,一样的道理,反正我们现在就是专心打球嘛。”


许昕:“都没人问我?有姚彦在,那姚彦现在也不在啊,她也不知道啊是不是,你们问还是可以问的,问完我不回答嘛哈哈哈。”


马龙:“有人问杀神最近怎么样?杀哥,杀哥挺好的,他在省队嘛现在,喂猪?哈哈哈,他现在没有在喂猪,他前两天还和我打电话了,我看到他发的微博了,就我比赛的时候让我好好打,我觉得这个也是给自己很大鼓励吧,杀哥可能就一直对我挺好的,就是自己有个很好的兄长,前辈,啊,杀哥他不凶,其实一点都不。”


张继科:“杀哥最近胖了。”


许昕:“杀哥可能会看直播和你说。”


张继科:“杀哥儿子都多大了,杀哥现在主要都是专注儿子,就可能不会一直看着别人家小孩。”


马龙:“谁家小孩?”


张继科:“这个回头说。”


许昕:“赢球都喊什么?好像很多人问啊,这个就随便喊吧,我反正是随便喊,龙队有时候会喊Got it我记得。”


马龙:“有人说喊自己名字,哈哈,这个有点傻,可以让许昕试试喊姚彦名字。”


许昕:“那你打双打的时候可以喊搭档名字。”


张继科:“这个之后可以试一下。”


马龙:“那我觉得可能都会被刘指喊名字,喊过去骂。庆祝动作有设计吗?我觉得基本都没有吧,看兴头看灵感。”


许昕:“我有啊,我和老张那个撞胸算不算设计?反正每次都是。就这个固定吧,其它都是即兴的?”


张继科:“撕衣服那肯定不是每次都撕,脱裤子?脱裤子那肯定不行,裤子一脱马上就滚蛋了。”


马龙:“我觉得他们那个撞胸,嗯,那我其实也只有团体赛的时候会比较喜欢看到。”


张继科:“接下来不是不和他搭吗?没事。有人说过生日互相送什么礼物?这个不一定,我送过龙仔手办好像,平时七七八八也送过。”


马龙:“送过,我好像送过继科耳机。”


许昕:“你们懂不懂这是三个人的节目?我送过继科香水,放车里面的。送过龙队球衣。他们俩,他们俩一起送过我相机。送完三年没再送我东西。”


张继科:“那个相机太贵了,够你装逼三年了。”


马龙:“其实要说想收到什么,我觉得可能不一定要是东西吧,就是一起去看个球赛也挺好的。”


张继科:“其实平时都在一起,也都还好,没有特殊说什么,但是有特别的节日还是会准备一下。”


许昕:“我觉得你们有点歪题。我看一下啊,讨厌对方什么地方,这个题是不是要搞事啊,这个很难回答啊。”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的啊,这么久了也没什么讨厌的地方,就是,可能像继科来说,他就比较不会去注意自己身体,可能他比赛一投入就会忘记自己身体状况,其实继科伤还挺严重的他都不说,就一直撑着。”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戴一下我的眼镜?”


马龙:“怎么了?”


许昕:“我坐你旁边你还看得到吗?”


马龙:“啊,那我还没说完嘛,大蟒,大蟒我就觉得他太浪了,整天摇头晃脑地傻乐,然后宿舍卫生也不好好做,反正继科跟他住的时候都是继科收拾,然后大蟒话太多了,跟他一起训练老是被骂,就说话怎么这么多,说的话比打的球还多。”


许昕:“你有没有觉得你画风变了一下?”


张继科:“我觉得讨厌的地方,这个说不上讨厌,就是会担心,像马龙可能想得比较多,有时候心事重重,而且你也不懂怎么开导他,因为这个可能很多情况下就是你带来的,就不太懂,这个时候会比较,你要说比较讨厌也行吧。许昕你别踢我,你那些毛病我都不乐意说了。”


许昕:“没有讨厌他们的地方,因为我觉得他们脑子瘸了都很可怜,不能对他们要求太严格。”


马龙:“你看大蟒这样就很讨厌。问喜欢吃什么?我什么都挺喜欢的,继科比较挑食,他比较会吃,我都可以。”


许昕:“除了狗粮什么都爱吃。”


张继科:“你们都说拍黄瓜,其实还行,甜品里面相对比较喜欢拍黄瓜,也没有那么喜欢,但是上次和马龙吃过的一个拍黄瓜挺好吃的,忘了在哪里吃的了,反正是和马龙一起去的。”


马龙:“业余时间爱做什么,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吧,我们都会看球赛看新闻什么的,我比较喜欢看电影,继科会去看车展,继科最近还老看书,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可能提高各方面素质。”


许昕:“业余时间希望能离开他们。”


张继科:“会看电视,上网,电视节目都会看啊,也看比赛,除了乒乓球比赛其它体育比赛都看,乒乓球都看吐了啊,天天看录像,也会去踢球,也打篮球,啊等下,小胖让我给他拿个东西,你们先播。”


马龙:“我去吧,你腰不好坐着休息。”


许昕:“龙队你知道刚才张继科还跳了个舞吗?他真没瘫痪。”


马龙:“不要乱讲话,小胖要什么啊我去拿,你俩好好播。”


许昕:“够可以的,我觉得,我觉得马龙真是一个好队长,啊,你们可能不太懂,反正……”


张继科:“马龙去帮我拿东西了,之前和小胖一起住啊,小胖东西落在我这了,小胖,小胖特可爱,而且小胖很懂得尊重哥哥,都是九零后,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许昕:“……”


张继科:“平常打什么游戏?我,我不打游戏,我就打一些单机游戏,他们会打花钱的那种,许昕好像打,方博就打,整天打。”


许昕:“斗地主,对,会打斗地主,平时坐飞机的时候就爱打,马琳,马琳他很爱打斗地主,而且他很爱抢地主,之前还和教练抢地主,我被龙队炸成猪?以前是,现在技术还可以,龙队这个牌比较好,他通常手气比较好。”


马龙:“我手气不好也能把你炸成猪。”


张继科:“回来了?他拿到了?”


马龙:“嗯。这个糖正好没吃完,我们给他分了。”


许昕:“为什么给张继科两个给我一个?”


马龙:“你想要自己拿嘛。我看看啊,平常经常练习花式乒乓?怎么开发的?这个不一定,有时间有心情就练,有的是老套路了嘛,交换场地啊,用球柄顶球啊,这个你们上网都能看到嘛。”


张继科:“龙仔那个坐在地上的是自己开发的,那个练得很辛苦,停球,停球这个许昕做得比较好,做着玩,用脚踢这个也是做着玩,我有时候会。”


许昕:“我得说啊,那个你们都笑我那个,我和马龙打球,我庆祝的时候马龙又救了一个球,那个是我俩在学奥恰洛夫啊,那个真不是我没救到,你们说我什么球救不到是不是?这个是我演技好,以后退役都可以去演戏。”


张继科:“但是我觉得马龙那个球还是救得好。”


许昕:“行……你说好就好。”


马龙:“以后还会开发啊,会,找到灵感了就会,这个也不是瞎玩,真打起来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这个也是练习的一种。”


张继科:“对。诶,大蟒你跟龙换个位置。”


许昕:“你刚才不是说就让我坐中间吗?”


马龙:“继科腰难受了?”


张继科:“有点,龙你坐我旁边给我靠下。”


许昕:“我不好靠吗?”


张继科:“你不好靠。”


许昕:“我头一次听说我一米八多不好靠。”


马龙:“大蟒我们快换一下,继科坐这么久了腰肯定难受。”


许昕:“行行行,换换换,换了我省心。好了,我再看看问题,平时怎么挑衣服的?我觉得这个……”


马龙:“衣服还用挑吗?我觉得我们平常就可能都是运动风,基本就是李宁嘛,好穿就行,然后穿得干净清楚一些。”


张继科:“张继科老穿荧光色?因为我比较喜欢鲜艳一点的,你们不觉得荧光色很霸气吗?”


许昕:“你见过晚上的路障吗?就你那样的。”


马龙:“我觉得继科穿衣服还挺好的,他平常就睡不醒的样子,穿点亮的可能就有精神一些,而且他穿西装什么也很好看。西装配蓝鞋?哪个蓝鞋?李宁那个?因为运动员嘛,我觉得就是穿运动鞋可能更舒服一些。”


许昕:“我觉得我不仅是直板的未来和希望,也是直男的未来和希望。”


张继科:“什么意思?”


许昕:“你不用懂,这不是你的领域。”


马龙:“我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啊,问继科,继科你为什么老穿马龙衣服,你不是洁癖吗?这个我觉得,就是队员之间偶尔换一下衣服没什么,因为继科有时候衣服没晾干嘛,着急用。”


许昕:“不是队员之间,是队长和某队员之间。”


张继科:“马龙他跟我号比较正好,而且马龙人好,说换就换。洁癖我觉得,不是表现在这种事情上吧。”


许昕:“我第一次听说一米八几的和一米七几的号正好,我上次主动借你洗好的衣服你怎么不要呢?”


张继科:“你都洗好了那我穿脏了还得给你洗?”


许昕:“你仿佛没给马龙洗?”


马龙:“我觉得队员之间都很友爱还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哈哈,继科手洗的比洗衣机洗的还干净,但是他腰不太好,不能洗太多。”


许昕:“我觉得你们问这种问题就很奇怪。再挑一个好了,这个,你们会互相看队友的直播吗?不会吧,没时间啊,而且不用看,第二天不是新闻上都有了吗。”


马龙:“我知道他们直播,但是不会去看,多无聊啊。”


许昕:“你真的觉得很无聊吗?”


马龙:“对啊,天天见的人,非得透过屏幕看干嘛,送小黄瓜吗?”


许昕:“那你上次干嘛老张直播的时候,你搬张椅子在角落坐着看,哦,不是透过屏幕就不无聊是吧。”


马龙:“你怎么知道?我是怕他满嘴跑火车啊,要注重球队形象嘛。”


许昕:“那你怎么不管管方博啊!”


张继科:“方博挺逗,方博上次还去看大蟒直播,他太无聊了。”


许昕:“我那直播就是为他开的好吗。”


马龙:“方博也太闲了,大蟒你得告诉他,主力队员就没有沉浸在网络世界里的。”


许昕:“哦,老张呢?”


马龙:“继科是大满贯啊,方博他是吗,不是啊,还得努力,可能这个差距就在这,知道吗?”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考虑讲话的时候加一个‘是哇’,你现在超像刘胖子你懂吗?”


张继科:“等等,我刚才好像又看到孔指送礼物了。”


马龙:“许昕都怪你,赶紧换话题。我看下,你们快点问问题啊,快,啊这个,你觉得三剑客之中谁像电灯泡?这个问题什么意思啊。”


许昕:“这是像不像的问题吗?这是是不是的问题吧。”


张继科:“呵呵,这个问题。”


许昕:“我觉得我一个谈了七年恋爱的人,没必要掺和这个问题吧。”


张继科:“我觉得这个答案挺明显的。理由?需要理由吗,许昕都说了啊,他自己有女朋友嘛。心疼他干嘛呀,他和姚彦好着呢。”


许昕:“其实要是据理力争一下,我配双打挺好的吧,讲道理应该是你们争抢的对象啊,至少不会打着打着撞一起去。”


马龙:“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团体嘛,就都挺好的,感情很好,也不存在什么电灯泡的问题,我可能作为队长来看,他们俩都是很好的队友,那可能作为个人,我会觉得继科可能跟自己共同话题更多一些,当然那我跟大蟒关系也非常好,但是也不能太多占用大蟒和女朋友的时间,对不对,我觉得我们球队还是挺人性化的。”


张继科:“龙啊,我们现在在随便直播,也不是央视采访,你可以放开一点。”


马龙:“许昕是电灯泡。”


许昕:“呵呵,我觉得这个问题主要在于,他俩是八零后,我是九零后,代沟懂不懂?其实我也很不想和他俩一起玩,我现在正在向年轻球员靠拢。我说我们能不能问点对我友好的问题?”


张继科:“这个好了,谁唱歌唱得最好,这不废话嘛,周雨啊。”


马龙:“哈哈哈,我怎么觉得许昕唱得更好呢?”


许昕:“谢谢你啊。”


张继科:“大蟒是唱的不错,大蟒有种专业的感觉,我觉得我也还可以吧。”


马龙:“我也觉得我也还可以。”


张继科:“龙啊……”


许昕:“对啊,龙队唱歌非常认真,而且他还会录下来听哪里唱得不好,所以效果都很惊艳,是吧继科。”


张继科:“……你这话我没法接。”


马龙:“因为我觉得做什么事情都要自我反省,就和打球一样,唱歌也是,可能自己多听多找毛病,就比较能进步。”


张继科:“龙你别跟着他话头瞎跑,唱吧号?我没唱吧号啊,我基本就是用马龙的,你们都知道嘛,一搜就能搜到。”


许昕:“要认真说,尹航那小子唱歌唱得真是好,你们可以去听一下,大力推荐,我们球队被埋没的歌王。跟周雨?跟周雨那是两个概念,对对对,周雨也是歌王,周雨是另一头的歌王。”


马龙:“那其实杀哥唱歌也唱得很好的。”


张继科:“杀哥现在带孩子很忙没空唱歌。”


马龙:“那我邀请他……”


张继科:“你可好好练球吧,有主力队员天天沉迷唱吧的吗?”


马龙:“……?”


许昕:“???”


张继科:“还有没要问的?要没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去休息行不行啊,问下你们,我们不想播了想睡觉了行不行啊?”


许昕:“我没说想睡觉,是你们俩。”


马龙:“很迟了大蟒你也应该要睡觉了。”


许昕:“那很迟了不如就乖乖睡觉怎么样?”


张继科:“行那我们就结束了,下次?下次不知道,看情况吧,没那么多时间直播啊,你们找方博直播,找方博黑许昕,然后许昕就黑回去,你们就有很多直播看了。”


许昕:“……你快点结束我打算打你一顿。”


马龙:“下次见吧,下次要是大蟒直播,我们可以去看一下,送个小黄瓜什么的。”


张继科:“好了,结束,晚安,晚安晚安,再见,再见,别送礼物了,别送了,都便宜许昕了,送这么多车他也不会分给我开。”


许昕:“再见再见,下次见。张继科我跟你说……”


下了直播后的半小时,马龙接到了刘国梁电话。


刘国梁:“结束了是哇,完成任务啦?顺不顺利啊,有没有发扬精神啊?”


马龙:“有……吧……”


刘国梁:“我听小辉说好像还可以啊,是哇,那以后还可以搞啊。”


马龙:“小……辉……?孔指导他看了?”


刘国梁:“看了啊,不过小辉今晚就是一直笑不说话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哇,我明天要去问一下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记录啊,回放,是哇?那个别删哈,留着我有空看看哈。”


马龙:“嗯……”


挂了电话,马龙:“继科,不然我们明天装病吧?”


张继科:“……”







马克!求名额!!!

猎影人:

【招募令】

大!新!闻!

8月17日-8月19日将举行《#星际迷航3# :超越星辰》中国首映礼!评论并喜欢此文章,LOFTER将随机送出5张首映礼入场券,地点在北京!

导演林诣彬JustinLin ,主演柯克—克里斯·派恩、史波克—扎克瑞·昆图、斯科特—SimonPeggCN 、乌胡拉—佐伊·索尔达娜,以及中国代言人张杰都会亲临现场!

首映礼流程安排:

活动时间和地点:8月18日,北京颐堤港

活动环节:

下午-颐堤港

1、4:00-4:30pm:主创走红毯,并与粉丝及媒体(部分)互动

2、4:30-4:40pm:主创和媒体转至内场。红毯粉丝无法进场,可自行在颐堤港二楼观看

3、4:40-5:25pm:发布会


赶快留言并喜欢,找小编报名吧~~~

宝宝真的很妙,三十好几了还有股婴儿般天真的神态

叽姆科科:

谁和我一起选择死亡……【手动拜拜

简直要哭粗来了

狐狸老板娘:

依旧是雷神爸爸x舰长儿子的梗。

如果爸爸还在的话,aos的吉姆估计也是个强大自信根正苗红的军二代,和瓦肯外交官的儿子青梅竹马,跟哥哥一起按部就班登上最好的星舰,驰骋太空。

“Where you came from,did I know my father?”


这张真是美得像天使啊我的天

第五章 基本归因误差[1]

整个人都笑晕了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J·K·罗琳正盯着你呢。你感到她的目光了吗?她正用她的罗琳射线阅读你的心。


 --------------------------------------------------------------------------


“以他所处的环境,除非有超自然的力量,才能让他的的道德标准和你相同。”


 --------------------------------------------------------------------------


莫克商店是家很别致,甚至可以称为可爱的小店,隐藏在对角巷附近的一条小街上的魔法手套店后面的一家蔬菜店的后面。令人失望的是,店主不是一个满脸皱纹的干瘪老太婆,而只是个穿着褪色的黄色袍子,看起来有点神经质的年轻女人。她的手里现在正拿着一个超级QX31莫克袋,它的卖点是一个能自动扩张的袋口,和一个无法探测的扩张魔法:你可以放很大的东西进去,当然总的容量还是有限的。


哈利坚持要马上来这里,立刻——在不引起麦格教授疑心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坚持了。哈利有件东西必须马上放到袋子里。这件东西不是麦格教授允许他从古灵阁取出来的那袋金加隆,而是他跌倒在金币堆上以后偷偷抓起来塞到口袋里的那一把。当时跌倒确实是个意外,但是哈利从来不是一个随便放弃机会的人...其实那真的是一件临时起意的事情。在那之后他一直把那袋合法的金加隆拎在裤子口袋附近,好假装叮叮当当的声音都是从合法的金加隆袋子里发出来的。


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在不被抓住的情况下把其他的金币偷偷放到莫克袋里去。这些金币本来就是他的,可是也是他偷的——自偷?自己偷自己的东西?


哈利抬起头,把目光从柜台上的超级QX31莫克袋移开。“我可以试一会儿吗?确认一下,嗯,它每次都管用?”他睁大了双眼,装出小男孩天真爱玩的表情。


不出所料,在哈利反复十次把金币袋扔进莫克袋,伸手进去,小声地说“金币袋”,又把它重新拿出来以后,麦格教授走开去看店里的其他商品了,店主也跟着转过头去注意她。


哈利用左手把金币袋放进莫克袋;他的右手紧紧攥着一把金币,从裤袋里拿出来,伸进莫克袋,松手,然后(小声地说“金币袋”)又把之前的金币袋拿出来。然后金币袋回到他的左手,又给放回莫克袋,哈利的右手又回到他的裤袋...


麦格教授回头看了他一次,可是哈利没有停顿,也没发抖,她似乎一点也没察觉。但是其实也很难说,不能低估有些大人的幽默感。如此三次以后,他的工作完成了,哈利估计他大概偷了自己三十个金加隆。


哈利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长长出了口气。“我就买这个。”


付出十五个金加隆以后(显然,这袋子的价格是魔杖的两倍),哈利拿着他的超级QX31莫克袋,和麦格教授一起推门走出商店。店门这时变成了一只手,向他们挥手再见,那种景象让哈利觉得有点反胃。


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你真的是哈利·波特吗?”老人低声问道,一颗巨大的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落。“这种事你不会撒谎吧?谣言说你其实没能逃过死亡魔咒,所以我们才会在那之后再也没听到过你的消息。”


……看来麦格教授的化装术在更有经验的巫师面前不太管用。


麦格教授听见有人问“哈利·波特?”的时候就伸手抓住了哈利的肩膀把他拉到旁边的一条小街上去了。那个老人跟了上来,不过还好没有其他人听到。


哈利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他真的是哈利·波特吗?“我只知道别人告诉我的事情,”哈利说。“我又不记得生下来的事。”他的手拂过前额。“这道伤疤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而且从我记事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哈利·波特。但是,”哈利沉思道,“如果有足够的动机来完成一个阴谋的话,随便找个孤儿养大,让他相信自己就是哈利·波特也不难——”


麦格教授恼怒地伸手拂过脸颊。“你和你的爸爸,詹姆,一年级来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凭你的性格,我就可以作证你和那个格兰芬多的祸害有血缘关系。”


“她可能参与了这个阴谋,”哈利指出。


“不会,”老人颤巍巍地说道。“她说得对。你的眼睛和你妈妈一模一样。”


“嗯,”哈利皱眉。“我想你可能也参与了——”


“够了,波特先生。”


老人抬起一只手,好像想摸摸哈利,但是又放下了。“我只是很高兴你还活着,”他低语道。“谢谢你,哈利·波特。谢谢你做过的事……现在我不打扰你了。”


他的拐杖声慢慢地走远了,出了巷子,走到对角巷的主街上。


教授往四周看了看,她的表情很紧绷,很可怕。哈利自动跟着往四周看。但是这条小巷看起来除了落叶之外什么也没有,在通向对角巷的路口,只能看见匆匆而过的行人。


最后麦格教授的表情终于放松了。“刚才那样不好,”她低声说。“我知道你不习惯这个,波特先生,可是大家是真的关心你。请你对他们亲切一些。”


哈利看着自己的鞋子。“他们不该这样的,”他带着一丝苦涩说。“我是说,关心我。”


“是你把他们从‘那个人’的手里救出来的,”麦格教授说。“他们怎么可能不关心呢?”


哈利看着女巫尖尖的帽子下面严肃的脸孔,叹了口气。“如果我说这是基本归因误差的话,你肯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确实不明白,”教授用她的标准苏格兰口音回答,“可是请劳驾解释一下,波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


“嗯……”哈利说,努力设法描述麻瓜科学里的这一小部分。“比如说你去上班,看见你的同事正在踢桌子出气。你会想,‘这人怎么这么暴躁。’而你的同事却在回想上班的路上有人是如何把他撞到墙上,还对他大吼大叫。在他看来,无论谁碰见这种事都会生气的。我们在观察其他人的时候,喜欢用性格来解释别人的行为,但是在反观自身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行为是环境决定的。每个人的故事对他们自己来说都是合情合理的,可是我们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却看不到他们身后的所有历史。我们只在某一个场景下注意到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其他的场景下会怎么做。所谓基本归因误差就是说,我们倾向于用永久不变的特征来解释实际上是由环境和背景造成的行为。”这个理论是有一些非常漂亮的实验论证的,不过哈利没有提到这些细节。


女巫的眉毛在她的帽子下扬起。“我想我听懂了……”麦格教授慢慢地说。“但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哈利用力踢墙,踢到脚都痛了。“大家认为我从‘那个人’手里救了他们,是因为我是某种伟大的光明战士。”


“有能力消灭黑魔王的人……”女巫喃喃道,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奇怪的讽刺意味。


“没错,”哈利说,恼怒和挫败感在心里打架,“好像我打败黑魔王是因为我拥有什么永久不变的能消灭黑魔王的特征似的。我那时候才十五个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怀疑这就像俗话所说的,是偶然的环境因素。显然和我的性格没关系。人们在意的不是我,他们其实根本没注意到我,他们只是想和一个拙劣的解释握手。”哈利停顿了一下,看着麦格教授。“你知道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吗?”


“我是想到了一个可能……"麦格教授说。“我是说,在认识你以后。”


“什么可能?”


“你打败了黑魔王是因为你比他还糟糕,你能逃过死亡魔咒是因为你比死还可怕。”


“哈。哈。哈。”哈利继续大力踢墙。


麦格教授轻声笑了。“下面带你去摩金夫人的成衣店吧。我担心是你的麻瓜衣服太引人注目了。”


他们在路上又遇到两位过来祝福他的人。


摩金夫人成衣店的店面完全乏善可陈,普通的红色砖墙,玻璃窗里陈列着普普通通的黑袍子。这些袍子不会发亮,也不变化,也不旋转,也不发射奇怪的射线到你的衬衫里呵你痒痒。从窗户里望进去,只能看见普普通通的黑袍子。店门大开着,像是告诉大家这里没有秘密,也没有什么需要掩饰。


“你试衣服的时候我要离开几分钟,”麦格教授说。“可以吗,波特先生?”


哈利点点头。他极度痛恨买衣服,这个年老的女巫想法和他相似,他完全能够理解。


麦格教授的魔杖从袖子里伸出来,轻轻敲了一下哈利的头。“你在试衣服的时候不能欺骗摩金夫人的感官,所以我把刚才化装的魔咒除掉了。”


“呃……”哈利说。这个确实让他有点担心;他还没习惯自己是“哈利·波特”这件事。


“我和摩金夫人是霍格沃茨的同学,”麦格说。“即使在那个时候,她也是我见过的最镇静的人之一。哪怕‘那个人’本人走进她的商店,她也不会大惊小怪。”麦格教授的声音流露出怀念和深深的赞许。“摩金夫人不会打扰你的,也不会让其他人打扰你。”


“你要去哪里?”哈利问。“以防万一,你知道,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


麦格教授严厉地看了哈利一眼。“我去那里,”她说,指向街对面的一栋建筑,上面的招牌是一个木头酒桶,“去买杯喝的,我现在非常需要这个。你只许试衣服,不许玩别的花样。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我期望那时候摩金夫人的商店还没倒塌,也没在任何意义上起火。”


摩金夫人是个忙忙碌碌的老太太,看到哈利前额上的伤疤的时候一声没吭。她的一个助手似乎想说什么,被她狠狠地看了一眼又咽回去了。摩金夫人拿出一套活泼地扭来扭去的布条,似乎那就是尺子,开始工作:检查她的艺术载体。


哈利的旁边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尖尖的下巴,超级酷炫的浅金色头发,似乎已经快要试完了。摩金的另一个助手正在帮这个浅色头发的男孩子试一件棋盘格的袍子;她不时用魔杖点一点他的袍子,袍子就会放松或者收紧。


“你好,”小男孩说。“你也要去霍格沃茨上学吗?”


哈利已经可以预见到到谈话的方向,这一刹那的挫败感让他决定自己忍无可忍了。


“好天爷,”哈利低语道,“不会吧。”他把眼睛睁圆了。“您的……名字,先生?”


“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说道,看起来有点困惑。


“真的是你!德拉科·马尔福。我——我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荣幸,先生。”哈利很想让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可惜不行。其他人一般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哭了。


“哦,”德拉科说,听上去有点糊涂。然后他的嘴边展开一个得意的笑容。“很高兴能遇到清楚自己地位的人。”


其中的一个助手,之前似乎认出了哈利的那一个,发出一声压抑住了的呛咳声。


哈利继续飞快地诉说着。“见到你太开心了,马尔福先生。简直是无法言喻的开心。我们居然是霍格沃茨同一年级的同学!我的心都要醉了。”


哎呀。最后一句听起来有点怪,怎么好像在和德拉科调情似的。


“我也很高兴,能得到和马尔福家族的名望相配的尊敬,”另一个男孩回答道,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就是那种至高无上的国王会恩赐给最卑贱的臣民的笑容,如果那个臣民贫穷但却诚实的话。


哎……该死,哈利想不出来下面要说什么了。有了,每个人都想和哈利·波特握手,所以——“先生,等我试完衣服以后,能请您屈尊和我握个手吗?这样我今天就没有其他的企求了,不,还不止,这个月,实际上,我整个的一生都会感到满足了。”


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子瞪着他。“你为马尔福家族做过什么,使你配享这样的特权呢?”


哦,下次谁再想握我的手,我一定要在他身上试试这个。哈利低头致意。“不,不,先生,我理解。很抱歉提出这样的要求。事实上,我若能替您擦鞋都是一种荣幸。”


“没错,”另一个男孩子抢白道,严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说看,你觉得你会分到哪个学院呢?我肯定是去斯莱特林学院的,和我爸爸卢修斯一样。你的话,我猜是赫奇帕奇学院,或者是家养小精灵学院也说不定。”


哈利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麦格教授说,在她见到过和听说过的有史以来的所有人里面,我是最拉文克劳的人,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至于罗伊纳·拉文克劳本人都会建议我多出去活动活动,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无疑会给分到拉文克劳学院,除非那只帽子大声尖叫到让大家都听不清楚内容的程度,引用完毕。”


“哇,”德拉科·马尔福说,听起来有点钦佩。他有些怅惘地叹了口气。“你的恭维很厉害,反正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你在斯莱特林学院也能过得很好。通常只有我爸爸才有人这么奴颜婢膝地奉承。现在我要去霍格沃茨上学了,我希望其他的斯莱特林也会这样讨好我…所以,我猜这是个好兆头吧。”


哈利咳嗽一声。“实际上,抱歉,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哦得了吧!”男孩以强烈的失望语气说道。“那你刚才在做什么?”马尔福的眼睛因为突然的疑心睁大了。“还有,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马尔福家族?你穿的那是什么衣服?你的父母是麻瓜吗?”


“我有两位父母过世了,”哈利说。他的心刺痛了一下。这么说的话——“我的另外两位父母是麻瓜,是他们把我养大的。”


“什么?”德拉科说。“你是谁?”


“哈利·波特,很高兴认识你。”


“哈利·波特?”德拉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哈利——”他忽然住了嘴。


一阵短暂的沉默。


然后,以崭新的热情,“哈利·波特?那个哈利·波特?天啊,我一直都想认识你!”


照顾德拉科的助手发出一声像被掐住了喉咙的声音,可是她继续工作,抬起德拉科的手臂,小心地把他的棋盘格袍子脱下来。


“闭嘴,”哈利建议说。


“可以请你签名吗?不,等等,我想先和你合个影!”


“闭嘴闭嘴闭嘴。”


“我好开心能见到你啊!”


“去死。”


“可是你是哈利·波特耶,魔法世界的伟大的救星!所有人的英雄,哈利·波特!我一直都想长大了要变成你那样,就可以——”


德拉科把没说完的话硬生生截断,脸上的表情因为绝对的恐怖凝固了。


高个子,银发,质地极端考究的黑色袍子透着冷冷的优雅。一只手里握着银手柄的手杖,只因为给握在那只手里,就被赋予了一股致命武器的杀气。这个人的双眼以一种刽子手的冷静注视着这个房间,对于他来说,杀戮不是痛苦的事,甚至不是令人渴望的禁忌,而只是像呼吸一样普通自然。


此刻从打开的门外走进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德拉科,”这个男人低声怒道,“你说什么?”


在一刹那同情的惊慌中,哈利制定了一个营救计划。


“卢修斯·马尔福!”哈利·波特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卢修斯·马尔福?”


摩金夫人的其中一个助手必须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了。


冰冷的带着杀意的双眼注视着他。“哈利·波特。”


“我实在太,太荣幸了,居然能见到您!”


阴沉的眼睛睁大了,致命的威胁被震惊的表情取代。


“您的儿子告诉了我您的一切,”哈利滔滔不绝道,几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一直尽快地说话。“但是当然我之前就知道您了,所有人都知道您,伟大的卢修斯·马尔福!最受人尊敬的斯莱特林学院的骄傲,我一直想争取分到斯莱特林学院,因为我听说您在小时候在那里念书——”


“你说什么,波特先生?”商店外面传来一声尖叫,麦格教授在一秒之后冲了进来。


她脸上的表情那么恐怖,让哈利的嘴巴忽然张开了,然后哑口无言。


“麦格教授!”德拉科喊道。“真的是您吗?我从我爸爸那里听说了好多好多您的事,我一直想争取分到格兰芬多学院,这样就可以——”


“什么?”卢修斯·马尔福和麦格教授一齐吼道。他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同时转过头来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后退,像在表演双人舞一样。


然后是一阵混乱,卢修斯一把抓住德拉科,把他拖出了商店。


接着是一阵沉默。


麦格教授的左手拿着一个小小的酒杯,在匆忙中倾斜了,红酒慢慢流出来,在地上聚成了小小的一滩。


麦格教授大步往商店里面走,一直走到摩金夫人面前。


“摩金夫人,”麦格教授说,她的声音很平静。“刚才这里怎么回事?”


摩金夫人沉默地看了她四秒钟,然后开始狂笑。她靠着墙倒下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让她的两个助手也忍不住了,其中一个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歇斯底里地格格笑着。


麦格教授慢慢地转过身看着哈利,表情冰冷。“我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只有六分钟。六分钟而已,波特先生,你看看钟。”


“我就开了个玩笑,”哈利在周围歇斯底里的大笑声中抗议道。


“德拉科·马尔福在他爸爸面前说想去格兰芬多学院!这不是开玩笑能做到的!”麦格教授顿了一下,吸了口气。“‘试衣服’这句话在哪里让你觉得听起来像‘请你对整个宇宙施展一个混淆咒’?”


“在当时的情况下,他那么说是合情合理的——”


“不。不必解释了。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永远不想。不管你拥有的黑暗能力是什么,它会传染,我可不想变成可怜的德拉科·马尔福,可怜的摩金夫人,或者她的可怜的两个助手那样。”


哈利叹了口气。显然麦格教授现在没心情去听他的合理解释。他看看摩金夫人,还在靠着墙喘气,看看摩金夫人的两个助手,现在都已经笑倒在地上了,最后他低头看看他自己,他的身上还绕着尺子。


“我还没试完衣服,”哈利和蔼地说。“不然你再去喝一杯?”


--------------------------------------------------------------------------


1.基本归因误差:http://baike.baidu.com/view/1473778.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貴様を殺す什么鬼啦2333333舰长你正常点好吗

无药可吃:

笑!出!血!最后一个我真的是笑得抽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副你看你的暗示都让舰长想哪里去了啊你平时怎么对舰长的请深刻反省一下先,再来谈追求啦!另外真想拐了舰长就不要这么拐弯抹角了好么,对舰长就请用直球!【PS:我不收你学费23333

备份用:

off duty 日常 1 & 2 & 3

阿西莫夫与罗登贝里的邮件(翻译)

无药可吃:

Sofia Holmes:



阿西莫夫的信:


 


对我而言一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发挥长处。Shatner先生是一位多才多艺并且有天赋的演员,而这或许应通过给他一个出演许多角色的机会来表现。换句话说,应该努力创作让Shatner先生有机会去伪装或是表演有另类性格的角色的故事情节。一个对他丰富才能的大胆展示无疑会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大概会让这整件事对Shatner先生来说更有趣。(在星际迷航全剧终,而他必须另寻他处这个时刻——这个悲伤的时刻——到来之际,他或许也会认为他高超演技的展示会对他非常有利。)


 


而且,让Kirk和Spock这个组合(team)统一一点可能也是有好处的。可以通过让他们经常一起遇上各种威胁,时不时的一人救了另一人的性命来做到这点。其目的是能让观众在想到Spock的时候联想起Kirk。


 


以及最后,最重要的建议——无视这封信,除非你碰巧觉得它有点道理。


 


Isaac


 




罗登贝里的信:


 


Isaac,


 


你对Shatner和Spock的评论非常有趣,我已经把它们给Gene Coon(译注:TOS编剧和制片人)和其他人传阅了。我们立刻就接受了一个主意,在接下来的一集中让Spock救他的舰长一命。我会听取你让他们更像一个团队,站的离彼此更近一些的建议。至于让Shatner表演更多不同的角色,我们已经再往这个方向上考虑并会继续这么做的。


 


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评论就是让他们成为一个亲密的团队(close team)。Shatner会先通过展示他对青春偶像的喜爱来表现这点*,而Spock通过对他的舰长展示出极大的忠诚就能很好体现这个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给了我们一个主演,这个团队。


 


Gene


 


(*注:这什么玩意我反复看来看去觉得这可能其实是个玩笑?原文:Shatner will come off ahead by showing he is fond of the teenageidol)


 




下面汤主的评论:


 


摘自:Letters of Note。这里透露出宇宙夫夫至少部分存在,因为Gene Roddenberry 就像是“天哪Isaac Aasimov我要怎么才能让Kirk更招人喜欢?”而Asimov就像是,“你或许应该让他真的很为Spock着迷。是啊,观众就好这口儿。而且再来些二人互相拯救彼此?还要让他们穿着怪怪的衣服。因为任务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但反正一定要确保只想着他们中的一个而不想着另外一个是完全不可能的。现在按我说的来因为我是硬科幻大手我知道我在说啥。”


 


(以及,在这其中也开了不少关于大雷[的自尊]的笑话)